关灯
护眼
字体:

灰飞烟灭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p;   屏幽不忍心触痛周碧洛的心事,可是有些话,却是绕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呀,没想到神秘谷存在上千年,还是毁在了我的手里!”周碧洛十分的自责。

    屏幽知道她的心痛,这是必须要跨过去的砍儿。

    百里初寒也心疼的拉住屏幽的手,一抻她的不高兴的脸,道:“哎呀,岳母,难道怀孕之人情绪变化很大的么?你看娘子又不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碧洛赶紧转忧为喜道:“好了,屏幽,你们看不用替我.操心,没准我和你爹爹玩够了,会早日回去的,毕竟我们想走都好久了,没有实现,也是遗憾!”

    屏幽此时却在想另一件事,如果彻底铲平禁地的那些恶鬼,这里也是一处好的隐居之所在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想将来所有事都解决好了后,重建神秘谷,我来做族长,我可是具有纯正血液的哟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周碧洛眸中现出泪光,她都想好久了,就是不忍心提,毕竟用一族的使命束缚住屏幽,她也不忍心。

    百里初寒却不乐意了,“不行,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周碧洛、屏幽,还有等君齐齐的转头,怪异的看着撅着嘴的百里初寒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这个民族的制度不好,竟然一妻多夫?我岂不是要和别人分享屏幽了?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周碧洛爆笑。

    等君十分无奈的看着父亲摇头。

    屏幽拍了他的头一下道:“你也不想想,我建立的神秘谷,制度不是我创立么?那些不好的都会废除的,在这里男人女人是平等的,没有谁比谁高贵!”

    百里初寒满意的绽放笑脸,“那还差不多,那样我当管家!”

    “爹爹,你是族长夫人!管家,太低了!”等君白眼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百里初寒看大家都笑他,顿时对等君严肃道:“不准笑爹爹!”

    这时,云峥和云紫幽远远的走来,父女两人聊了好一阵了,毕竟多年没有好好在一起谈心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四人站在那里有说有笑,云紫幽羡慕,“五妹,其实你是我们姐妹中最有福气的!”

    屏幽抚摸着肚子道:“四姐,你不知道大姐都生了小五了,我这里才第二个呢!”

    云紫幽眼中现出落寞,傻笑着道:“你们都比我命好!”

    屏幽眼睛一转道:“谁说的,也许你的良人正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“可能么?”云紫幽有些悲观。

    “可能,我看相很准的?四姐今年命犯桃花呢!”屏幽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云紫幽一叹气,转而道:“五妹,禁地的那两个还没有除掉呢,我担心——”

    “四姐放心,只不过今夜,还要麻烦你现身一次,我想百里冰曳最想害的是你!”

    屏幽知道经过这么多的事情,百里冰曳一定是想将那些背叛他之人悉数除掉。

    云紫幽丝毫没有犹豫,“好,五妹安排吧,我也想再见他一次,毕竟夫妻一场,送他一程也好!”

    “紫幽——”云峥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云紫幽安慰道:“放心吧,爹爹,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我比谁都珍惜这条命,我不想如二姐和三姐一般,稀里糊涂的成为了祭品。”

    屏幽点头,“爹爹,相信我,没有意外的,我只是觉得如此我们便能早一些安心!”

    “好,到时候我也参加战斗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是夜,月朗星稀,倒是一个静好的夜晚。

    神秘谷如今住着的就是屏幽一家人。

    他们吹过晚饭,便各自都回到了刚刚打扫出来的临时住所居住。

    云紫幽也一个人住到了云峥的隔壁——一间石室

    神秘谷的房子都是石头建成的,当时建成之初就是考虑到了,禁地的那些恶鬼的。

    云紫幽一个人坐在床头,连一根蜡烛也没有点燃,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感觉,百里冰曳已然在他的身边了,只是在观察着什么,没有现身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出来吧,我不是没有点灯么?”

    一股森冷的寒意,吹到了云紫幽单薄的身上,她不由得一抖,一个夸张的百里冰曳的影像,浮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好似来自地狱般的声音响起,“云紫幽,你害的我好苦!”

    云紫幽身形未动,只是微微抬眸,表情淡然,“冰曳,你来了?”

    百里冰曳一下子扼住了她的喉咙,森白的牙齿在暗夜里十分的诡异狰狞。

    “到底下我们在慢慢算账吧?”

    他作势就要用阴森的牙齿咬上云紫幽的喉咙,却听到她不屑的笑声,“既然没有爱过我,何必纠结于我背叛你?你这一生,背叛的人还少么?”

    “你何时也如此伶牙俐齿了?”百里冰曳怒吼。

    “冰曳,你可曾在那里见到过三姐和二姐?她们是投胎了,还是在等着看你的下场?”

    “哼,她们没有资格看到我!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是厉鬼,她们也许早就不想记起过去,投胎去了,如今不知道在哪里享福呢!”

    百里冰曳又一次靠近道:“好了,我来接你了,要知道还是你的身子比那个不男不女的柳媚儿要好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他陡然露出森白的牙齿,狠狠的咬上了云紫幽的喉咙。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云紫幽伸出藏在袖子里的手,一抹金光闪过,她陡然将手中之物——金龙的龙鳞,印上了百里冰曳的胸膛,一声凄惨的叫声,响彻整个谷中。

    “云紫幽,你就那么恨我么?非得让我形神俱灭?啊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一声声的惨烈的叫声,屏幽和云峥、周碧洛,以及在谷中的其他人都从开启的门中进来,眼看着百里冰曳一点儿一点儿的消散殆尽,直到化成了一抹虚无。

    “冰曳,你不死,势必要祸害我们,我也是没有办法啊,如果你能乖乖放下一切投胎,何至于此,何至于此啊——”

    云紫幽陡然跪倒了地上,一声声的哭诉着。

    五年的夫妻,如今却只能送他灰飞烟灭,连投生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屏幽赶紧抱起云紫幽道:“四姐,好了,都过去了,如果你不狠心,死的就是你呀,不怪你,要怪就怪他太过执迷!”

    “五妹,我是不是太坏了,害过父母,害过姐妹,如今还害死了夫君!”

    云紫幽一时有些转圜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紫幽,不是你的错,振作起来,爹爹还希望你能如你大姐和五妹一样,有个美满的归宿呢!”云峥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周碧洛也道:“紫幽,如果你不嫌弃,日后跟着我和你爹,游玩四方,也好过在此想不开,况且你还年轻,一切都不晚!”

    “娘!”云紫幽像是得不到宠爱的孩子般,到处找寻关爱,听到周碧洛如母亲般的话语,顿时泪水如泉。

    周碧洛也是一痛,“好,好孩子,只要你想要,什么都能够实现!”

    百里初寒这时却和冰山老人进来,欢喜道:“柳媚儿,也已然灰飞烟灭,她竟然真如你所料,去伤害我们的等君去了,好险啊!我们用了另一半金龙鳞。”

    百里初寒径直的走向屏幽。

    屏幽这才放心的一笑,“如今这神秘谷,也算妖孽尽除了,明日我们给爹爹和娘亲,收拾一下,就让他们在此居住一段日子,我们处理好外面的事情,便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娘亲,明日我们便能够回到怀州了么?”

    “能了!”屏幽如释重负,多年来不曾如此放松心情。

    百里初寒抱起等君,一手揽着屏幽,对着云峥道:“岳父,这里我派二十人,与你一起打理神秘谷,我和屏幽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屏幽点头,“四姐,你也在此陪着父母吧,我派我的暗卫给你,以防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里很安全!”云紫幽诧异,屏幽这是何意,但是也很感激。

    屏幽则是神秘兮兮的一笑,对着百里初寒眨眼道:“那就让闻笛、闻萧、听雪都来吧?”

    百里初寒一怔,转瞬明白,十分会意的笑道,“好,一切都听族长的!”

    屏幽嗔道:“好了,不要叫了,都不好意思了!”

    这时听雨在外面进来道:“主子,有消息了,绝杀在那离国!”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